自家內,半夜一點五十三分。

  七月中旬的夜晚,一個多雲半遮住月亮帶著微涼風的夜晚,鳥兒早已安靜入眠,若是平日的話,這樣子的夜晚或許能讓所有人安心入眠,但是在這個時候的凱莉亞卻怎麼樣也都睡不著覺。

  這晚似乎比平常還要安靜許多也會比平常還要更漫長吧,然而正確來說應該說少了許多打呼聲或是車響聲。

  凱莉亞本來就一個人住,但少了平常夜晚的車響聲真的有點怪詭異的。

  「啊嗚——。」鄰家狗兒的叫聲變悽涼許多,平常不應該是這種叫聲,難不成是看到鬼了吧?雖然並不是不信鬼神,只是聽說過狗兒的耳朵能夠聽到人類聽不到的頻率。

  這樣的叫聲在深夜中真的很可怕啊。

  凱莉亞豎起耳朵仔細一聽,正因為狗兒的繩索被綁著,似乎又可以聽見狗兒想要掙脫的聲音,牠正在用爪子刮爬著門板,能夠理解狗兒帶著極度的害怕和恐慌以及恐懼。

  也或許是平常看恐怖小說看太多而想太多?如果真的是自己恐怖小說看太多就好了,全部都是自己的幻覺和幻聽,也或只是他們家的狗想牠們的主人罷了吧。

  不對,這夜晚真的是令人安靜的無法入眠。

  凱莉亞雙手撐了床起身,手伸到拿床邊兩小層的櫃子上的鬧鐘,揉揉眼睛仔細一看,半夜一點五十三分,也就是說快要兩點了。

  「這樣不能睡,只好去小七買個東西來吃好了,肚子也餓了。」凱莉亞說完肚子就頓然叫出聲音,其實這樣根本就沒有睡到什麼,應該就只能算是休息了吧?

  凱莉亞穿上了藍色的薄外套,稍微的梳理了自己的頭髮之後,綁了一個非常輕鬆的馬尾,拎著錢包和鑰匙就往樓下走去,揉揉眼睛打了一個還想繼續睡的哈欠,正想要打開大門的時候,內心頓然的頓了一下感覺有點奇怪,感覺像是不安的感覺。

  剛才狗兒的叫聲已經沒有繼續叫了?是叫累了嗎?

  剛起床的凱莉亞並沒有想那麼多,畢竟才剛起床,腦袋還沒來不及運轉,接著打開大門後的畫面快速的進入凱莉亞的腦子,讓凱莉亞不禁想要快速的關起來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也沒有看過,這實在太突然了點,這一定是作夢!

  不過關起門後捏了自己的臉,「好痛……。」臉的確被自己捏痛了,這不是夢,但是我怎麼看到了奇怪的幻象?!

  話說半夜起來會餓想要而外出買東西是正常的生理現象,但是半夜打開門看到一隻狗,狗脖子處被咬了一個大大的傷口還噴著血而身體還在亂踢亂動的獵奇畫面,實在讓人想要空腹乾嘔。

  雙手趕緊遮住自己的嘴,深怕自己不小心叫出來

  這不是人做的出來的事情吧?至少不會是活人會想要看到的畫面,若不會想要看到這種畫面就不會想要做出這種事情出來。

  看到這樣場景的凱莉亞,心裡頓然覺得這樣是要她怎麼出去買東西?外面或許有些什麼等待著踏出大門的生物等著也說不定。

  難不成會是變態殺手嗎?在未得到正確的答案之前,還是等待早上來臨在出門會比較好,凱莉亞的內心是這麼的覺得,畢竟這座城市的案件也太多了。

  接著覺得自己恍惚又緩慢的爬到二樓的床上,正因剛剛的畫面讓自己驚嚇而嚇死不少腦細胞也說不定。

  眼睛睜的老大遲遲無法安定又安穩的睡覺,就怕自己眼睛閉上之後就無法再度掙開了。

  簡單來說就是就是永恆的睡眠,躺在冷冰冰棺材的那種感覺。

  內心的深層的恐懼讓凱莉亞無法立刻閉上眼睛並且躺在床上睡覺,但終於因太過於疲憊而倒在床上睡著了。

等凱莉亞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七點鐘了,身體疲憊肌肉緊繃但是不能鬆懈,其實覺得有些痛苦

  「早餐……。」凱莉亞恍神回來才發覺肚子其實已經餓到有點叫人受不了了,胃的收縮覺得十分難過,早上果然還是要吃東西才會比較好。

  在凱莉亞的認知裡,在一個早晨應該要有的機車和汽車奔馳的聲響、鳥兒鳴叫、溫暖的問候聲,但是這樣熟悉的聲音都消失不見了,剩下的只是寂寞和恐懼。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因為這實在太過於安靜了,安靜的像是電影情節一般,像是發生過什麼事情而自己卻一無所知的被丟下,對,像這樣的事情發生的也應該是在電影上,而不是在自己的身上。

  拜託!超詭異的!

  還是先出去好了,凱莉亞的內心此時是這麼的想著。

  換了一件白色短袖襯衫和低腰牛仔褲,穿上藍色的薄外套,整理了幾項東西丟到自己的藍色包包內,例如開水、鑰匙、錢包等。

  凱莉亞喜歡藍色,晴朗的天空就是藍色,以凱莉亞個人的立場來說它能代表著晴朗與開朗,而不是憂鬱藍色。

  凱莉亞打著呵欠腦到似乎還在缺氧而且非常的想要滾回去床上繼續睡,但是事實就是不讓她好好的繼續睡個回容覺。

  凱莉亞覺得現在這種超詭異狀況,應該要去朋友家住吧?雖然一個人住的很習慣,但是這樣太安靜的日子讓凱莉亞有了幾分的害怕,加上隔壁鄰居的狗兒已經過世了,對狗兒的接觸雖然沒有長期,但是或許因為自己熱愛動物,所以心中多少都會有難過的感覺。

  就算現在這個時候去打擾他……也該早就溜之大吉了。

  走出大門並且關上,從口袋中拿出鑰匙插入了凱莉亞的中古藍色機車的鑰匙孔內。

  如果連愛車都能是藍色,那這個人一定很愛藍色,是啊,凱莉亞是很喜歡藍色。

  名字叫莎莉的白色母狗已經靜躺在柏油路上一動也不動,屍體上有著或多或少的蒼蠅正在高興的飛舞著

  然而牠躺在的方向是在凱莉亞的家門前。

  凱莉亞知道自己跟牠並沒有太多交情,只是偶爾出門都會摸摸牠問聲早,或許對牠而言都是一種愛吧,但是如今牠躺在我家門口……,難道為了只是叫我逃離嗎?

  「莎莉,安息吧。」凱莉亞閉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詞,而眼角卻留下了有感情的淚水。

  她一定會幫你報仇,凱莉亞此時內心這個堅定的想著。

  將包包放在腳踏的地方後,手摧動油門將寶貝機車騎在馬路上微風吹在凱莉亞的臉上,也吹過路邊的行道樹,「沙沙」的聲響是平常聽見的聲音,但是現在卻意外的讓人感覺到淒涼的感覺。

  凱莉亞將機車熄火後停在某一家小七前面,從外面往內一看,感覺內部似乎好像有人在裡面。這個時候知道裡面有人的時候內心其實是很開心的,如果裡面那個似人的人影是個人的話,她想她才會真正的開心吧。

  踏進小七的自動門前因為感應到而開啟,做好了一點點的心理準備,深呼吸一口氣,伸出她的右手拍拍對方的肩膀,正想打算向那名陌生人問問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

  「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凱莉亞的話語尾未落,對方的頭猛然一轉,腐爛已久的臉盯看著凱莉亞直看接著張開嘴巴對著凱莉亞咆哮著,那一陣的聲響外加屍體腐爛的臭味嚇得凱莉亞趕緊退後好幾步。

  不是吧?要拍電影也不會是在她家附近的小七吧?而且就算要拍電影好了,也應該印個通知單通知一下啊,沒有印是不是太偷懶了點啊?都沒有通知她們,難不成要她們就是飾演路人甲乙丙嗎?不過好萊鎢電影的殭屍不是都是化妝來的?

  但是凱莉亞怎麼看都不像是化妝過來拍戲的演員啊,這好真實,真實到讓凱莉亞覺得已經全身上下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覺得這裡的空氣充滿了恐懼。

  死灰的皮膚、在身上懸在空中腐爛的屍肉、掉出的眼珠子、緩慢的速度,外加掉下來的人頭,呃?!等等!掉下來的人頭,這不是人化妝來的嗎?誰是導演快來說明清楚啊!

  等等,這是殭屍!不是人類!

  凱莉亞拉起因為驚嚇而不小心掉在地上的背包,明明知道自己的雙腳因為被剛剛的驚嚇而已經雙腳無力,是凱莉亞還是死命跌跌撞撞也要趕緊爬起來,抖動的手經過九次的錯誤,第十次鑰匙才順利的插進機車鑰匙孔內,緊摧油門,但是卻……發不動?

  等,這是什麼情況?到底是誰說緊急時刻來臨時卻無法發動的!凱莉亞內心苦笑著,但是表情卻是驚慌與失措,只怕下一秒殭屍狂奔撲上自己接著把她用力的咬了一大口變成殭屍,那麼遊戲就真的玩完了啦!

  凱莉亞開始抱怨!

  她就知道她當初不應該買中古的二手機車的,因為當初並沒有想那麼多,工作上的需要本來機車就是很好的幫手,沒有想到世界快要毀滅了,這爛破寶貝機車不能帶給自己幸運,如果真的真心看待她每次都有幫妳好好洗車的話,妳就應該現在發動才對!

  或許凱莉亞的心意傳達到自己的寶貝機車,內心一說完一摧油門就立刻衝的遠遠的,至少凱莉亞並不想要停留在這個有殭屍的便利商店。

  騎到一條小巷子,凱莉亞喘著氣吸著帶著有汙染也同時是寂靜又孤獨的空氣。

  「夢、是夢,妳醒來就沒有事情了,一切都會恢復原來的樣子,一切都沒事了!」凱莉亞的尾音落下,順手用力打著自己的臉頰感覺到真實的痛感,痛到臉頰發紅發熱,她果然還是在現實之中。

  哎呀,不是夢嗎?凱莉亞內心想著便輕嘆了一口氣,怎麼會那麼倒楣啊。

  她這輩子活了二十五歲卻發生這種只會在電影或是影片裡面發生的事情,居然就這樣活生生的演在她的眼前!警察呢?她是不是應該要去找警察來?

  算了,覺得當事情真正情況發生的時候,那些平常自稱自己多有正義感、抓了多少壞人的好警察早就已經都跑光光了。

  現在整個城市好像大家都跑光光了,如果就真的只剩下凱莉亞一個人了,那麼她要怎麼辦?

  等著這座城市徹底毀滅?還是像是電影般的情節去找個人來陪?怎麼就不會來個巧合讓她碰到一個男生和凱莉

  有個聲音進入凱莉亞的耳朵內,「嘿,妳一個人嗎?」這個聲音聽起來有些年紀了,但是絕對不會是殭屍坐在一旁陪她聊天她覺得。

  等等,不是殭屍而是個活生生的男人——是活人啊!

  凱莉亞坐在機車上沒有下車,而撐著車座墊轉頭看著身後的這位男人,他穿著藍色襯衫和西裝褲,留著一些鬍子,看起來應該四十幾歲了是位大叔,而且正在吃美味的三明治。

  「呼。」凱莉亞放鬆的嘆了一口氣,躺在機車座墊上。

  這個巧合雖然有點奇怪,雖然正常來說應該是和凱莉亞差不多二十幾歲的男生和她自己一起奮戰……,不過這位意外找到的第一位生存者是位大叔,能找到活人就該偷笑了。

  不過這種帥大叔也是很難找得,應該說至少不是挺著啤酒肚的大叔,凱莉亞還真是幸運!

  「是啊,這裡就只有我一個人,我叫凱莉亞,請多指教。」凱莉亞躺著機車坐墊看著機車後的那位大叔,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啊,能找到活人真好,因為不是一個人,有這個想法支持她真是太好了。只差沒有擦拭眼角的淚水了吧,呵呵

  挑著眉毛露出笑容,而這個笑容一點都不虛偽「要來點美味的三明治嗎?這是我早上自己做的。我叫丹尼爾,是位上班族。」那位大叔帥氣起身給凱莉亞三明治,而凱莉亞起身接過他的好意,「謝謝。」凱莉亞道謝著。

  丹尼爾回道,「別客氣,日後還請多指教。」

  接下來的日子會是和大叔並肩作戰,閃到腰的畫面已經浮現在凱莉亞腦子中了。

川口紗/噬血狂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