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境中,熊熊烈火在大樓樓頂上漫延著,東京鬧區景點幾乎已經成了嚴重災區,耳朵傳來盡是救護車與消
車聲響,人們驚嚇與求救聲,以及那毛骨悚然的鬼哭神嚎。

  「媽媽!好可怕——!」孩子邊哭邊跑的大喊著,而頭自然三不五時的往後看,卻踢到石頭而無助的跌坐在
上大聲嚎哭,眼前盡是無數的鬼怪與妖怪們,「來彼岸——,來啊,很好玩喔!來當我們的夥伴——!嘻嘻嘻

  「我說,閉上祢們的臭嘴,給我回到地獄去!囊摩悉底‧悉底‧蘇悉底‧悉底伽羅‧羅耶俱琰——!」朽日
也快速的打出漂亮的手印,大喊著咒語,眼看一些魑魅魍魎嚇得大聲饒命,尖銳聲有如砂石車般快速停下來,
接著便化成一道煙霧消失在人間。

  只是,這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你媽媽呢?!」朽日真也急忙的抱起小孩邊詢問她方父母親的下落,步伐從快跑變成以慢跑的形式,並且
打算先將這孩子交給警察處置會比較安全。

  「我不知道!」小女孩用小小的雙手遮著眼睛流著眼淚,看來是與父母分散了,「聽好了,叔叔先將妳交給
警察哥哥們,妳要好好聽話,好嗎?」朽日真也跑到附近剛成立不久的臨時警察局將孩子給了對方。

  孩子被放在柏油路上,摸摸這小傢伙身高不到自己膝蓋的孩子的頭,來不及等待她說,「好,沒問題」就立
即的趕回現場。

  前面有幾個小隊衝上去制止更多的小妖小鬼們,只是似乎出現的數量比剛剛還要多,而其他更大型的鬼怪們
,更是硬要往人群中穿梭,並且想要得到更多的靈魂。

  驚覺事況不對,川口勇太立即補位消除前面的邪魔鬼怪。

  遠方的一聲巨響後便產生了大爆炸,大樓的玻璃碎片從高處墜落,而下方來不及逃亡的人因此受重傷,但仔
細一看,上方有些魂體正在惡作劇。

  朽日真也閉上眼睛吸了口氣候用力的吐氣,再度喊出咒語,「囊摩悉底‧悉底‧蘇悉底‧悉底伽羅‧羅耶俱
琰——!
」逼退了正要迎面而襲擊自己的凶神惡煞厲鬼,瞬間性的一道聖光擊退了,以肚子為中心點擴散到全身
直到消失殆盡。

  「老爸,上方!」兒子朽日炎太大聲呼叫,從外套中拿出一疊符咒,將符咒往上丟後手指快速結印,接著詠
誦著咒語,「
結合八方,樹立更生,根莖緊密,佈界我方,天地融合,劃地為界!急急如律令!

  一顆顆的樹從地板每秒如年的快速生長,以朽日真也和兒子朽日炎太為中心的巨大八角形,擴大三百公尺都
是結界內都是自己的結界地。

  上方在空中盤旋的烏鴉的眼睛全都是窟窿,烏鴉啊啊——喊道像是挑釁他們出來面對,但數量太多完全無法
應付,一隻一隻的從上往下的突擊。

  「那些烏鴉還真是奸詐狡猾啊,這連你的暴雷陣都無法使用了啊,兒子。」朽日真也苦笑道,「老爸,你說
得對,暴雷陣可是由上而下,還沒辦法電擊到那些在空中盤旋且挑釁我們的傢伙。」朽日炎太苦笑,笑容漸漸地
消失,幼年的他還沒辦法有那麼多力量將結界變得更加穩固。

  「得跟上我的腳步了,兒子!」朽日真也重新拾回信心,有了兒子,更加有想要繼續戰鬥下去的動力,「可
別比我早死啊,笨蛋兒子。」抬頭往前看的朽日真也如此說道。

  「你才是,老爸,什麼死不死的啊,多不吉利!」朽日炎太冒著冷汗,因烏鴉群一直破壞結界的關係,結界
能再撐下去幾分鐘也還不清楚,但明白的是——我們會繼續戰鬥下去。

  「彼岸有你們有想去的地方喔——。

  「來吃點好吃的食物吧,姐姐知道有好多好吃的地方喔——。

  「媽媽,救命——!這裡好可怕——,我不要去你們說得地方!」女孩摀著耳朵崩潰著流出眼淚,那些恐怖
的哀號聲不管怎麼遮住耳朵都有辦法直接貫穿耳朵內。

  朽日炎太驚見女孩有難趕緊迎戰,但老爸朽日真也卻看見原該是明朗晴天的天空逐漸被黑暗給吞噬,狀況是
每況愈下,東京都地區幾乎需要由政府開始撤離人民們,這當這麼想時——。

  「到底有完沒完,這根本已經是世界末日了……。」朽日真也嘖的一聲很不耐煩,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中夾著
符咒準備迎擊。

❀ ❀ ❀ ❀ ❀

  「要下雨了嗎?」年幼的孩子抬頭仰望天空,黑色的烏雲密集在一塊,看似要下雨了但卻有些奇怪,而那樣
的奇怪卻讓人毛骨悚然,「但好像又不是……。」

  蹲下來繼續做該練習的體操,待會可是還要練習背咒語,這樣下去的話會忙不過來的。

  收回剛的想法,決定躲回屋裡面繼續做該做的事情,不理會外面的天氣到底如何。

  打開門,白嫩的右腳抬高正準備要進入屋內時,「好冷喔——。

  「欸?有人嗎?」右手輕拉著門,正準備要踏入的腳縮回來了,轉過頭看看後方,但身後沒有人,會是自己
聽錯了嗎?

  「好冷。

  耳朵聽見的是女孩子的聲音,聲音來源或許就在附近,但卻沒有看見任何人的蹤影。

  「唦唦唦——!」草叢被風吹動而讓女孩嚇著。

  一個驚嚇,「唔,這裡是哪裡?」不明所以,看看自己的手掌再也不是小孩子的手,是雙成年女性的手,將
手放下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白色的臉龐,眼睛的窟窿有如黑洞般的不見底,「姐姐……,我好冷。

  臉與臉之間的距離,是天堂與地獄的距離。

  拜託,可以不要這麼靠近我的臉嗎?

  「姐姐,我好孤單……陪我玩。」帶著悲寂的聲腔的妹妹拉著自己的衣服,這妹妹好熟悉,但腦中卻無法從
中而知對方是誰。

  天空變化得快速,開始颳起了陣陣大風,風速由小而大,伴隨著妹妹的請求,就像是如果沒有答應她的話,
就會有什麼更危險的狀況發生似的。

  「陪我玩,陪我玩,陪我玩,陪我玩——!」聲音從稚嫩的聲音轉成尖銳地叫著,頭開始往下呈現著低頭的
狀態,而衣服被拉著非常緊,幾乎讓我變成了無法脫逃的狀態。

  「為什麼,我非得要陪妳玩不可?我又不認識妳。」

  聞此後,對方抬頭,窟窿的眼睛流出了淚水,漸漸的從透明水色的液態水轉成鮮紅色,是傳說中的血淚!

  衣服被越拉越緊,我試圖將自己的衣服拉回來,鼻一哼不高興地又回了一句,「我可不記得我有個妹妹啊!
有這麼黏人的討人厭妹妹,放開我的衣服!妳會把它弄壞!」

  等等,那個妹妹是鬼小孩吧,這樣跟她說會不會反而——。

  「騙人……,姐姐騙人。

  「我沒有說謊,而且我最討厭說謊了!」不管這裡是哪裡,她只想要離開啊!

  「姐姐知道的啊,我是……。」拉著自己的小裙襬,眼淚豆大的落在地上,而天空也開始降起豆子般的雨滴
,有節奏的開始落下,由慢而快,似乎很快就要降起大雷雨了。

  妳是誰還是什麼鬼東西都不甘她的事情啊,拜託來人啊,誰給她一扇任意門,這種毛骨悚然的地方她只想要
趕快的離開啊,她可不想要玩這種猜謎猜輸還要被恐怖又慘白的臉嚇得心臟發軟啊。

  等等,她是誰?姐姐?為何要一直叫她姐姐?

  「為什麼姐姐就可以被生下來……,為什麼我就得……。」對方蹲下開始哭泣覺得孤立無助,但下一秒,「

為什麼我就得死掉。」語畢後,世界一切安靜得令人可怕。

  什麼跟什麼,她在說什麼?眼睛睜得老大,好像從中知道了什麼,但分散各地的拼圖無法被拼湊而成,什麼生
下來?為什麼她要死掉?

  「呀——!」鬼妹妹高聲尖叫,這一叫嚇到心都嚇軟了,彷彿就像是來自地獄的喚魂曲,尖銳的聲音讓人恐懼
到了極致。

  趕緊蹲下來摀著耳朵,眼睛不知道該閉還是不閉,不閉上是害怕對方待會又來跟你面對面相處,閉上眼睛會變
得黑暗更加恐懼,不知道該怎麼辦,眼淚流了下來,她明明……什麼都不知道,為何要找上她?

  「別聽,快回頭!快跑!」是個溫柔的聲音,與剛剛得聲音很像,但給人的感覺是溫和毫無威脅,就像是清晨
溫暖的陽光。

  不管三七二十一,既然人家說要回頭快跑了,也沒有理由要留在這邊嚇到沒命。

  只是跑向光芒後,醒來後迎來的是響個不停令人想要揍扁的鬧鐘。

創作者介紹

川口紗★小說×生活×吃貨的旅遊天堂〃日文努力向上↗↗↗

川口紗/噬血狂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